精彩小说尽在情人游戏!

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首页 > 玄幻 > 《娇生灌养(NPH)》在线阅读 > 番外之——所属(H)(凌霄篇)

番外之——所属(H)(凌霄篇)

阿莫西灵
    家里娃娃多了起来。
    不只是男人们着急,也是江晚灵的意思。只要身体恢复好,确保身体条件允许,他们就要。
    只是这样,她的时间挤了又挤,还是觉得不够用。
    不是照顾娃娃,而且照顾娃爹……几个男人的争风吃醋随着年龄增长倒是愈发严重了。
    凌霄眼馋心热,沐慈出生以后他终于征得了大家同意,带江晚灵“私奔”到非洲,一起看动物大迁徙。这事儿他一直记在心里,他永远都忘不了江晚灵曾对自己说的那句,“不能放弃生的希望。”
    辗转到美洲,异国主题乐园的烟花下,他求婚成功。回国后江晚灵就在生娃,保养,备孕中循环开来。凌霄年龄小,等到大家都有了自己的娃娃,终于轮到他,姑奶奶又闹起了劲儿:娃娃太多了,年龄差又小,暂时不想再生了。
    姑奶奶不想生了怎么办,顺着呗。
    几个男人对待孩子们不分彼此,日常没什么偏颇。只不过慕灵和守月毕竟是家里头一胎,感情倾注更早更多,五个爸爸总是对他们格外厚爱些。
    慕灵和守月到了上学年纪时,关山月在征求了他们的意见后没送去学校,他亲自教,其他几人也充当起不同的老师角色。
    两个双生子懂事异常,只是爱好不同。守月活泼些,跟容临和凌霄最能玩儿到一起去,偶尔还带点小捉弄的逗江晚灵开心。
    厨房里倒是常能看到一大一小两个身影,慕灵喜欢在江晚灵做小点心的时候在旁边帮她打下手。
    小人儿已经比流理台高了不少,做什么都不喜欢依赖机器,偏爱自己上手。
    “这个蛋液打的差不多了,给我吧乖儿子。”
    慕灵点点头,看江晚灵着手做好下一步,他又伸手将打发混合好的材料装入裱花袋,一个个的挤着造型。
    “慕灵,中午你想吃什么。”
    “母亲,这才刚吃过早饭……”
    “那也不妨碍你想想中午想吃什么呀,顺便再想想晚上想吃什么。”
    慕灵无奈摇摇头,模样跟关山月像了个十乘十,无奈中带着宠溺……好像在说母亲这么大人了,怎么还是满脑子只想着吃什么……
    “诶!你这什么表情呀!”
    “没什么……母亲还是做点小点心,去看看霄爸吧,一个多月都没能回来了,最近应该挺忙碌的,他生日不是快到了吗?”
    江晚灵勾起食指,学着关山月敲自己的样子敲敲身边的小慕灵。
    “小小年纪,心事儿这么重,家里每个人你都要惦记……也是该去看看他了,还是我们家慕灵懂事。”
    蟹壳黄,小笼包,还有最主要的芸豆卷。
    江晚灵看看时间,跟家里交代好,又给几家甜品店提前打去电话订购好不少的点心准备分给剧组人员。小鞠特地从公司赶回来,开车载她出了门。
    拍摄地点恰巧在临市与S市交界处,不算太远,但也要个把小时车程。
    一到目的地,小鞠电话叁两句,就有人出来帮忙拿点心。江晚灵只拎着自己做的点心食盒,由小鞠陪着,一路畅通无阻。
    也正是这畅通无阻,院落中的“打情骂俏”才正正好好落入她的眼。
    凌霄腿上坐着的女孩子她不算陌生,现在风头正盛的小花旦——孟梓晴。
    女孩子娇羞笑着,男人一脸玩世不恭,江晚灵静看着,面上波澜不惊。
    “行了,对完了,一边儿歇着吧。”
    对完了戏,凌霄收了表情抽了腿,年轻女孩子差点被他掀倒在地他也不在乎,伸手叫了助理,喝水补妆整理道具。
    年少成名又正当红,正是被大家高高捧着的时候,孟梓晴脸上挂不住,眼圈儿霎时一红,正要抱怨。
    “凌霄哥哥……”
    “诶,江小姐……”
    凌霄听闻顺着助理目光追过去,眼底里的漠意尽散,暖意升起,惊喜又惊诧,站起身就想迎过去,又在小鞠的眼神提醒下止住脚步。
    “你好。”江晚灵对凌霄的助理点头微笑,“我恰巧有时间,过来看看,大家都辛苦了。”
    孟梓晴一时闹不清江晚灵的身份,看向自己的助理,几人都摇头表示不认识,一时间没作声,在一旁偷偷观察。
    “姐姐,这么远你怎么过来了。”
    “有些想你了。”
    嘈杂环境下,仅两人能听到的表白,凌霄瞬间把持不住,也不在乎众目睽睽,拉着江晚灵进了自己休息室。
    现场有大半是沧海的人,知道轻重,口风也严的很,继续做自己的事。即便是外人,只要在这个圈儿里混,凌霄和沧海,单拎出哪一个都不想得罪,大家心照不宣,看到只当没看到。
    刚进休息间,江晚灵就甩开凌霄的手,稳稳当当把食盒放好才又看向他。
    “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,拉拉扯扯,像什么样子……”
    这话……怎么听着有些意有所指呢……
    看女孩儿多少带着醋意的脸,凌霄笑眯眯的凑近,搂上她的腰,额头抵上她的。
    “姐姐……你是不是醋了?”
    本以为江晚灵肯定要嘴硬反驳,没成想她大大方方应一声,嘴噘的老高。凌霄小腹绷的死紧,低头张口咬上去,趁她吃痛,灵舌钻入,在她口腔中肆意游逛。
    “姐姐……这么久没见你,真想死我了……”
    爱人喘息间,凌霄什么也顾不上,脚步挪移,带着她靠上身后的台面。
    裙角被拉高推至腰间,江晚灵被迫转个身,撑趴在化妆台上。镜中身后男人贪婪目光如豺狼,勾开自己丁裤侧沿的同时将分身送入进去。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    感受到身体里对方的粗大和灼热,江晚灵轻缓着呼吸,压抑着即将出口的呻吟声。
    劲腰挺动,穴内蜜液在肉棒抽插间溢满洞口。
    凌霄长指顺着女孩儿小腹攀爬上去,揉捏住胸前的两团,水渍溅满指间,他贪婪将它们舔吮干净。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    不容身前小人儿害臊不满,男人将女孩儿手臂拉抬起,头绕过她腋下,叼上其中一只乳。
    被嘬吸住的奶头疯狂释放着奶液,凌霄满口奶香,肉棒在花径中跳跃拨动。
    “姐姐,放松点,夹的太紧,我都动不了了。”
    “你别嘴坏……快点儿吧,一会你该开拍……啊……”
    爱人催促,凌霄也不再迟疑。肉感十足的娇臀,在男人的撞击下,臀浪翻涌。
    “你轻点儿……有声音……嗯哼……”
    凌霄力道不减,秀眉轻敛,销魂窟反复绞咬着分身,他已然在射精的边缘。
    化妆灯的照耀下,依旧如少女的躯体被漫射出柔亮的光影。
    甬道不受控制的收缩抽搐,在身后人急速的冲刺下,伴着白浊激射喷涌,小人儿捂着嘴颤抖着到达顶峰。
    浓重的喘息喷洒在她耳间,凌霄含吻着她耳沿,小心的将无力瘫软的她搂抱起。
    敲门声伴随着催促声紧响起,凌霄正帮女孩儿擦拭着私处和腿间的浓白,不满的“啧”的一声,皱起了眉头。
    江晚灵赶紧起身帮他整理下衣服,擦去他嘴角的殷红,让他先去忙。
    “那你今天陪我住一晚……”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孩子们还在家呢。”
    凌霄耷拉下肩膀,嘴巴撅的高高的,委屈巴巴看着她。
    江晚灵嗔白他一眼,老夫老妻不说,两个人都这个年纪了,他还总是巴巴的跟她撒娇。
    “给你做了芸豆卷儿和不同馅料的蟹壳黄,小笼包估计凉透了,一会儿休息,记得让助理帮你热一下再吃。先去忙吧,别让大家等着了。”
    轻叹一口,凌霄点点头,“那你下周,要再来看我。”
    江晚灵安慰笑笑,点头,踮脚又轻吻了他一下。
    男人无疑是敬业的,即便再舍不得,还是顺从出门继续工作。
    江晚灵在镜前补画稍微晕散开的妆,轻巧的开门吱呀声传来。
    来人的无礼,让镜前人微蹙起了眉。看看娇俏稚嫩的面容,江晚灵也无意责怪了。
    “姐姐,请问……你跟凌霄哥哥是什么关系?”
    孟梓晴无疑是年轻可爱的,江晚灵对小女孩儿的直爽倒没什么厌恶。
    “请问您有什么事儿吗?”
    “姐姐是凌霄哥哥的女朋友?”
    江晚灵没说话,静看着对面抱臂的女孩子。
    “外界一直传闻,凌霄哥哥有一个圈外的女朋友,看姐姐刚刚的架势,倒也不像圈外人。”
    架势……她什么架势了?
    江晚灵不自觉面带上嗤笑,孟梓晴可再也压不住了。
    “姐姐,你虽然保养得宜,但像你现在这个年纪,男朋友还没有跟你结婚,只是因为你身上有他所图罢了,相信姐姐也懂吧?”
    镜前的女孩子依旧是温雅得体的笑,只是转倚上化妆台,示意她可以继续发表己见。
    孟梓晴昂起下巴,“凌霄哥哥在圈子里这么久,鱼龙混杂,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?男人嘛,喜新厌旧是再正常不过了,贪图新鲜也是共性。”
    江晚灵看似赞同的点点头,“有话不妨直说。”
    “好,我喜欢你男朋友,姐姐,可以让给我吧?”
    看江晚灵不说话,脸上的笑意带上了些嘲弄和不可思议,孟梓晴板起脸。
    “说‘让’,是尊重你,要是我想抢,姐姐这个年纪,即便后台再硬,到时若输了,怕也不太好看吧?”
    问了一圈儿也没打听出江晚灵什么背景,她自己后台也不小,父亲在商界也是小有名气,况且自己还这么年轻,机会大的很。
    孟梓晴一口一个“这个年纪”,让江晚灵真的有些窝火。
    转看镜子,她依旧年轻漂亮,只是气质是怎么也回不到十六七岁的小女生那般清嫩。
    看江晚灵被自己仅叁言两语就说到无力还嘴,孟梓晴越发得意,走近几步刚想乘胜追击,敲门声响起。
    “哪位?”
    “夫人,关爷的电话。”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
    关爷……是她想的那个吗?孟梓晴紧盯着江晚灵。
    小鞠进门将手机递给她,面无表情转看有些忐忑的孟梓晴。
    电话里的男人语气带着点埋怨,江晚灵这才发现自己忘了带手机,因为旁边有外人,撒娇安慰几句就挂了电话。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小妹妹,忘了告诉你,我结婚了,孩子都有好几个了,至于刚刚你说的那句,不知道……你说的哪一个?”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?”
    江晚灵明知故问,笑眯眯看着一时没反应过来的孟梓晴。
    “就像你说的,我身上有男人所图所想的东西不少,自然……也不是一个人就能满足我的胃口,所以……男朋友嘛……你指的是哪一个?”
    孟梓晴瞪起眼。劈腿、脚踏两只船,在这个圈子里算是司空见惯,可对方……可是凌霄啊!圈内圈外多少女人的梦寐以求……鬼知道她为了拿到和凌霄演对手戏的这个角色付出了多大的代价,可眼前的女人竟然……
    江晚灵见她不说话,嗤笑摇头,眼神轻蔑。
    “不过……不管哪一个,估计也没办法,毕竟他们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毛头小子。”
    江晚灵抱歉笑笑,拿起手包往门边走,路过她时正视上她。
    “你这样的……怕是入不了他们的眼。”
    “你!”
    “今天跟你谈话过后,让我深有感触,女孩子的家庭教育真的很重要,回见了小妹妹。”
    江晚灵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    从路上一直到了家里,她板着的脸就没松泛过。
    容临当即打电话,一口一个“小王八蛋”,以至于“小王八蛋”的车没多久就猛的停在前院,人还没进大厅就被拦截住了。
    “临哥,哎哟,别打!我……姐姐我又要被打死了!你快来管管!诶诶,念哥你拿着抹刀干什么?姐姐!!”
    江晚灵出现在二楼露台,面色不善的看着单方面被虐的身影。
    “凌霄……谁给你的胆子跟别的女明星卿卿我我!”
    “哦?卿卿我我?!”
    “临哥!”凌霄连连讨饶,“我没有!那是对戏!而且不是我主动的!”
    “被动也不行!再让我看到一次,我就剁了你的小弟弟!喂起司!”
    起司突然被cue,扬着笑脸摇着尾巴,“旺旺”两声给闹做一团的几人助兴。
    沉念摇头,“不可以喂起司。”
    “念哥,还是你疼我!”
    沉念转看一旁被揪着耳朵的凌霄。
    “起司不吃下水。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容临空着的手摸摸下巴,若有所思。
    “鞭好像不算下水,算杂碎。”
    “嗯,总之配不上起司。”
    凌霄一把挣脱开,大吼一声,“你们几个老东西是不是就欺负我年龄小!”
    两个男人不约而同点点头。
    江晚灵被逗的气消了大半,“哼”一声,消失在二楼露台,凌霄拔腿进屋追上去,厚着脸皮抱上半推半就的小身子。
    “姐姐,我听说姓孟的去休息间找你了?是不是说什么话惹你生气了?你别生气嘛……我错了!”
    “你跟她很熟吗?着急替她认什么错?”
    “……我给你报仇!”
    “我跟她有什么仇?”
    “那我给你出气!你可别又说你没生气!”
    “哼!”
    两个人在房间里不知道嘀咕了些什么,只是凌霄哼着小曲儿出门赶回剧组时,苏御注意到他颈前多了个没见过的黑玫瑰领针。
    黑玫瑰啊……
    提前拿到了自己的生日礼物,凌霄开着车,一路哼着歌,弯翘着嘴角,脑子里全是手写卡上的那句话。
    【你是恶魔,且为我所属。】

设置 手机 书页

上一章 | 章节 | 下一章

设置X

保存 取消

手机阅读X

手机扫码阅读